• 中国台湾网移动版

    中国台湾网移动版

【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系列】武昌首义史话之二——首义三杰

2021-10-17 16:56:00
来源:中国台湾网
字号
咪乐|直播|app|ios下载 理解架起桥梁老人怒气全消北京晨报记者在110指挥中心见到了魏铭淇。

  【编者按】 2021-10-17,武昌城头枪声一响,拉开了中国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的序幕。孙中山先生和他所领导辛亥革命,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所有中华儿女共同的历史记忆。在海峡两岸以多种方式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之际,从今天起,本网将连载一组 “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的系列文章,揭秘历史真相,缅怀革命先辈,传承爱国情怀,以飨两岸读者。

  武昌首义史话之一
  
  首义三杰
  2021-10-17,文学社、共进会联合组成总指挥部,决定10月6日(中秋节)武装起义大计。由于湖广总督瑞澂似有所察觉而加强防范,革命党人各方面的准备不够,原订起义日期被迫延迟。
  10月9日上午,起义指挥部参谋长孙武在设于汉口俄租界“宝善里”14号的起义政治筹备处配制炸药,不料火药爆发而事泄,孙武面部受伤送医,供起义用的文告、旗帜、所有革命党人的名册以及部分弹药落入租界巡捕手中,并被沙俄驻汉口总领事转交给清朝地方当局。革命党人起义的计划暴露了,惊魂未定的瑞澂急令按名册捉拿革命党人,酝酿已久的革命起义处在危急关头。
  当日下午,在设于武昌“小朝街”85号的起义军事总指挥部,刚从岳州赶回武昌的起义总指挥蒋翊武、参议刘复基、军事筹备员兼湖北革命军总指挥部侦查彭楚藩和王宪章等人,商讨了应变对策。他们果断做出决定,当晚十二时以南湖炮队的炮声为信号发动起义,由负责联络工作的邓玉麟赶赴工程第八营和南湖炮队等处,传达“当晚起义”的命令。蒋翊武、刘复基、彭楚藩等在机关部等候南湖炮队的起义信号。大家激动、兴奋、焦急,从下午守候到入夜。好不容易,墙上的挂钟指向十一点半,离起义只有半个小时了。突然楼下传来一阵猛烈的击门声,刘复基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好,马上捡起一枚炸弹,掩护其他同志转移。破门而入的军警已经冲到楼梯口,刘复基扔出炸弹,不料反而炸伤自己以致被捉住。蒋翊武、彭楚藩等趁军警慌乱之机,穿过窗户、爬上隔壁的屋顶,但由于屋梁陷塌而全掉了下来落入敌手,只有身着枣红马褂、拖着一条大辫子、活像个老学究的蒋翊武在混乱中只身脱险。起义的总机关被破坏了,被派去南湖联络的邓玉麟也因清兵防守严密无法出城将起义的命令送到南湖炮队,致使起义未能如期举行。
  凶残、奸险的瑞澂妄图把革命党人一网打尽,急令“督练公所总办”铁忠,连夜会审捕获的重要革命党人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等。
  首先受审的为彭楚藩。彭楚藩,鄂城人,18岁投笔从戎,先进入混成协炮队十一营,再转入宪兵营,曾参加日知会,深受革命思想的影响,后参加文学社并被推为该社驻宪兵营代表,文学社和共进会合并后任军事筹备员,负责军事布置及联络。色厉内荏的铁忠,威逼彭楚藩招供。彭楚藩当即索取纸笔,奋笔疾书:“鞑虏入关,残暴已极,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各省驻防,残民以逞。使我炎黄华裔,皮骨仅存,最近亲贵用事,卖官鬻爵,丧地失权,......我炎黄子孙不忍见我民族沉沦,特伸救国救种大义,‘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尔等冥顽不灵,助桀为虐,行见死神临汝……”铁忠等人相顾失色,气急败坏,忙令将彭楚藩押下候斩。彭楚藩大义凛然,连声高呼“黄帝万岁!民国万岁!”
  刘复基,湖南常德人,曾参加过华兴会在湖南的起义活动,起义失败后东渡日本,加入了同盟会,不久衔命回国,在武汉创办报刊,宣传革命。刘复基被捕后毫不畏惧,在公堂上面对敌人正颜厉色“我是革命党,要杀就杀,何必多问!”进而历数清廷的残暴及官僚的腐败。在被推出公堂时,刘复基大声疾呼:“同胞们,起来革命!”
  杨洪胜,湖北襄阳人,世代为农,因不堪压迫参加新军,很快走上革命道路,后离开新军经营一个小店作为革命党的联络点。10月9日,杨洪胜在给工程第八营送炸弹时被发觉,与清兵搏斗中身负重伤而被捕。公堂上,杨洪胜虽被打得遍体鳞伤,仍骂不绝口。临刑前,他手指敌人厉声喝道:杀了老子不要紧,你们的末日也快到了!
  10月10日凌晨,彭、刘、杨三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湖广总督督署东辕门。时年,彭楚藩25岁、刘复基28岁、杨洪胜26岁。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三烈士悲壮地倒下了,他们舍生取义、视死如归的精神,激励湖北革命党人破釜沉舟、一往无前。当晚,震惊中外的武昌起义即骤然爆发。
  为了纪念首义三烈士,人们在三烈士就义之处树了纪念碑,后又在立碑处建了“三烈士亭”,还将三烈士遗像供入“辛亥革命首义烈士祠”,将武昌阅马场往西的一条马路命名为“彭刘杨路”。 (作者 珊伍)
  
  (本文为投稿作品,不代表中国台湾网观点)
[责任编辑:高旭]

相关新闻

百度